“还是算了。”

  千手秀树自认不是什么福缘深厚之辈,在涡之国随便走上两圈,就能捡到秘密宝库、封印术卷轴之类的,绝无可能。

  因此探险的念头只是出现了一瞬就被他掐断,不过,等香磷长大一些了,到时可以带着她来这里试试。

  或许涡潮隐村还有被番茄炒鸡蛋那对男女漏过的宝藏也说不定。

  一边放飞着思绪,千手秀树脚步不停,不多时便到达了目的地--涡潮码头。

  此时正值下午四点,算是码头一天当中最为劳碌的时间,只见船来船往,乘客上下,货物装运,忙的热火朝天。

  满载而归的渔夫自然也是有的,但来往更多的是商船,用来和水之国交易两地特有的生活物资,谋取利润。

  当然,商船很多时候,也是承担着客船的职能。

  而且船上不乏忍者护卫,防备来自海中的危险倒在其次,关键是抵御混迹在水之国诸多岛屿之间横行的海盗。

  涡潮隐村覆灭前,涡之国船只自然是由他们护卫的,但现在嘛,可就不好说。

  收敛了发散的思绪,千手秀树目光闪动,视线落到船上时不时出现的忍者身上,暗道间谍任务此时就开始了。

  ……

  话虽如此,他却几乎没做任何伪装,只是摘下护额,将头上的艳丽红发染成棕色,并且戴上了一副墨镜遮掩住极具辨识度的异色瞳孔。

  做完这一切后,千手秀树缓步走到一艘客船前,拉住一位不知是船工还是水手的船员,问道,“这里那艘船是去往水之国的?”

  这位稍显年长的船员突然被人拉住,转过身来就想发怒,但感受到来人身上骤然爆发的强大气场,脸上的表情一滞,结结巴巴地说道,“忍者大人,这里……的船都是……去水之国的。”

  看来是个水手,不然见风使舵的功夫怎会这么厉害。

  收起乱七八糟地思绪,千手秀树闷着声音说道,“那艘船在水之国的停泊地点最近?”

  不等对方回答,又加上一句,“问过你之后,我还会再找别人确认,如果你要是骗我的话……哼哼!”

  “忍者大人,小人哪敢骗你啊。”老水手苦着脸,“也是您赶巧了,小人这艘船运送的物资就是去往雾隐村,船上也还有空余的房间。”

  “呵,那倒是真巧,带路吧。”

  千手秀树冷着脸,冲着对方随意地摆了摆手,老水手连忙手脚并用地爬上了船。

  在这名水手的引导下,千手秀树来到售票处交过船费,便向着自己的客房走去。

  “呼……”

  留在原地的老水手则擦了擦头上冒出的冷汗,剧烈地喘息了几口,对着售票的船员说道,“记录下来,船上103号房间的是一名强大的忍者,记录本等到了水之国再交给雾隐忍者。”

  “老大,按照规矩不是出发前交给雾隐那帮忍者吗?”

  售票员将千手秀树的身形样貌、居住房间都登记在另外一本小册子上后,好奇地问答。

  “笨蛋!”

  在售票员头上狠狠地拍了一巴掌后,船老大骂骂咧咧地说道,“现在告诉雾隐的人,他们在船上打起来了怎么办?弄坏了船,你拿什么养你的婆娘,靠西北风吗?”

  “还是靠你家隔壁的王三麻子,张二狗子?”

  年轻售票员在受到身体和心灵双重暴力的摧残后,立刻涨红了脸,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就要起身抽死这老不死的,但对上自家老大含怒的眼神,澎湃的情绪又萎了回去。

  “哟,你小子还不服气了!”

  船老大在对方脑袋瓜子上又拍了几下,沉声说道,“傻小子,混咱这一路的,脑袋就得放机灵点。”

  “咱们和那位忍者大人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对方还按照规矩给钱了,何必现在出卖人家呢。”

  “上次遇到的那个忍者,您可不是这么干的,还从雾隐哪里领了赏钱。”

  售票员挨着船老大的迎头痛击,也不敢向后躲,只能小声嘟囔道。

  “呵,上次那就是个普通忍者,这位可是忍者大人,那能一样吗?”船老大不屑地说道,“看你现在这蠢样儿,要不是你是我三船天霸的种,早就找个无人岛把你扔下了。”

  “老爸,不是你说的,在船上只有船长,没有父子的吗?”

  “呵,那是用来管教你的,省的你丢人现眼。”

  “老爸,你……你……”

  可怜的小伙子,支支吾吾却也说不出来‘双标’二字,隐在暗处听着两人耍宝的千手秀树嘴角微勾。

  似乎是遇到了挺有意思的一对父子,对方这么识趣儿,看来这艘船坐的时间可以长一些。

  原来打算等商船临近水之国海域后,就弃船从海上狂奔几十里秘密潜入水之国境内,现在倒是省力气了。

  ……

  三天后,临近海岸线三、四里处时,千手秀树趁着甲板上水手不注意,从船上一跃而下,如游龙入海,不消片刻,便从另外一个方向登上了水之国的陆地。

  上岸后,他参照着包裹中水之国的地图,确认好自身位置后,便直直地向着雾隐村的方向狂奔而去。

  水之国的密林浓雾在白眼下视若无物,仅仅花了一天左右,他便来到了雾隐村的附近。

  “奇怪?”

  修整好的千手秀树通过上帝视野先人一步,洞察到雾隐忍者小队的巡逻路线,轻易地潜入了村子,但他的脸上却没有一丝喜悦,反而泛起不解与疑惑,陷入沉思之中。

  这雾隐村虽说不同于木叶,没有有旋涡一族花费巨大精力建设的覆盖整个村子的结界,但终究也算是五大忍村之一,况且叛乱还没有发生,守卫力量、巡逻密度不应该如此懈怠才对。

  思至如此,千手秀树没有着急进入村子,反而隐在暗处,使用白眼默默地计算估摸此处大致的防卫数量。

  而随着时间流逝,他了解到了大致巡逻数目后,脸上的神色愈发不对。

  他自己就是木叶的暗部之一,村子的防守力量、巡逻路线纵然不会对他完全开放,但是也能管中窥豹,见得一斑。

  雾隐村再怎么不如木叶,硕大个村子,防守力量不至于差下三、四倍。

  那么这些本该用来防守、保护村子安全的力量,都跑到哪里去了?

新笔趣阁手机阅读地址https://m.sytsdl.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新笔趣阁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木叶的库洛牌魔法使,木叶的库洛牌魔法使最新章节,木叶的库洛牌魔法使 爱奇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